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我是医生:您的健康是我的心愿

我是医生:您的健康是我的心愿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8-27 Tag:

杨航

林向容

丘惠娴

欧阳锡华、彭文君夫妇

刘玺

余希

8月19日,医生们的专属节日。

不论历史如何变迁,时代如何更迭,医生在历史长河中的定位都是如此圣洁高尚,那颗“悬壶济世”的仁心从未改变,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的人道之心依旧坚守。扁鹊、华佗的神奇故事从来都被津津乐道,被奉为经典,让医生的形象接近于神;而现实中,冷静、专业、一针见血、妙手回春,才是患者对医生最直接的感受;面对生死,无论贫贱,不顾安危,博爱众生,则是医生最打动人的时刻。

医生,同样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或是父母亲,在他们缺席孩子成长时,在他们不能尽孝父母亲时,在他们无力救人生死时,他们也会无奈、遗憾、甚至懊恼。

在这样特殊的节日里,一群来自龙岗中心医院的医生们真实地讲述他们不为人知的,但有温度的故事。

生死篇

救人生死,亦被坚强的小生命所感动

随着医疗基础的建设,医疗机构的普及,医生开始扮演人们生命中重要的角色,从产房传出的第一声啼哭到成长,成熟、衰老,再到冰冷阴森的太平间的最后一程,医生可能是唯一见证这一过程的人。

3年前,产科医生林向容接诊一位重度子痫前期的危重症患者,但患者及家属却因经济问题,不愿配合治疗,该科室立即给患者申请了紧急救助,免除了患者后续抢救治疗的所有费用,也打消了家属的心理负担。经过努力,6天后,母子平安出院。

事后,患者家属心存感激,除了赠送锦旗一面外,还请求林医生给小宝宝取名字,这让她“受宠若惊”。

“患儿出现呼吸衰竭、休克、DIC、颅内出血,考虑晚发败血症,立即气管插管接呼吸机、……”今年3月一个平常的上午,原本平静的病房又紧张起来,一个胎龄24周的超未成熟儿出现了病情恶化。抢救期间,宝宝因凝血功能障碍而全身瘀斑甚至指端发黑,凶多吉少,家长也因担心后遗症而犹豫不决,但新生儿科主任医师丘惠娴没有放弃,医生护士们紧张有序地进行各种抢救操作,终于早产儿挺过来了,“看着仪器上的各种数据恢复正常,看这弱小的生命又从自己手中重新鲜活起来,我也被这些坚强的小生命感动了,从而带给我积极的生活态度。”丘惠娴说。

“每当看到一个个被护佑着健康出生的新生命,一个个被治愈的病人,特别是将急危重症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后,就觉得所有的付出及汗水都是值得的。”林向容欣慰地说。

忙碌篇

加班熬夜是常态,医生常常有家难回

除了生和死,医院给人们另一个印象,就是永无止境的忙碌——病人赶着大城市的节奏穿梭在门诊和药房之间;医生则每天要面对永远叫不完号的患者和各种突发情况,难有片刻时间休息。对医生来说,加班早已成了常态,他们被要求随时接听手机,时刻待命。

谈到加班,医师林向容还记得刚毕业那阵子,医务人员紧缺,夜班非常频繁,经常是每隔4-5天就有一个通宵达旦的夜班,下了夜班,还得查房,上自己管床的病人手术,等到回到家时,往往已是第二天中午或下午了。

对于忙碌的一天,感染科医师余希的感受更为直接。在她的日记中,是这样描述的:6:30起床洗漱,7:00食堂早饭,7:30到科室,看一下昨夜病人基本情况。8:00准时出门诊,12:10内科急会诊1个,12:40食堂午饭,13:15小休20分钟。14:00准时门诊。17:00下门诊回科室,看一下科室病人整体情况,开始平会诊,总共2小时。19:00医院后门小排档吃晚饭。19:30跟家里孩子视频一下,看看生病好点没有,指导一下用药。20:00做科室排班计划表,给科室各位医生微信电话交流,统筹人员排班。21:30洗漱,敷个面膜。22:00急诊科急会诊1次,23:00回到宿舍,看看视频,放松一下,这个小时属于娱乐时间。00:00科室病危患者协助抢救1次。01:00回到宿舍,吃一颗复合维生素,迅速躺下,睡觉。03:20急诊科会诊1次,04:00回宿舍继续补眠。06:30被闹钟持续叫醒,挣扎起床又是新的一天。

“这就是内科住院总医师最普通的一天,这样的经历每个医师都必须经历。”这是她工作的第七个年头,生完宝宝第二年。她表示,住院总工作,每周休息1天,其余时间的工作分布有出门诊,平会诊,急会诊,完成科室与院部的长传下达工作以及一些科室日常文案工作,“24小时待命,不得离开医院,家虽然不远开车20分钟,但不能回家。”她说。

自省篇

每个医生都心怀愧疚

在接触的医护人员中,无一例外都表达了对家庭、孩子愧疚的心理。

如果说时间就是生命,那么用在这群常年跟死亡打交道的人来说,再贴切不过。患者的病情无可预知,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来得快、也来得急,往往让人束手无策,因此就需要医生及时回应,一旦有需要,纵使是家庭聚会、花前月下,他们也会毫不迟疑选择回到手术台,竭尽全力挽回病人的生命。

日子一天天过去,当他们从手术台下来后,发现自己已缺席了孩子的成长,也未能及时在父母跟前尽孝道时,他们同样会感到愧疚、遗憾,甚至懊恼。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林向容回忆起那几年自己因工作而缺席孩子家长会时说道,她恨不得像孙悟空一样,将自己掰成两半用。在她印象中,孩子四年的幼儿园的家长会她参加了至多不超过4次。其中,有一次家长开放日后,一位家长反映:“你家小孩站在教室门口看着一个一个家长们高高兴兴的领着自家小孩一起坐下,直到最后也没有看到你们有家长过来,非常失落,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自己位置上”时,我就双眼发酸,感觉非常内疚。

“刚刚老公发过来一段相册回忆,其实去年、今年,或者过去和将来,各种节日其实都是差不多的,这样子过的。”这是今年情人节当晚,彭文君发在朋友圈的话,配的是老公欧阳锡华正在手术台上进行手术的视频,这或许是妻子对丈夫最好的理解。

欧阳锡华和彭文君是两口子,都是龙岗中心医院的医生,一个在神经外科,一个在心血管内科,从医16年了。因两人的科室都需要经常手术,在手术台碰面是常有的事,“有时候发现我刚从手术台下来,下一个就轮到他上了,”彭文君说。

因此,多年来,照料女儿的重担落在她的外公外婆身上。在欧阳医生的印象中,自从女儿读六年级后,他就没有再参加过家长会了,就连今年女儿小升初关键的时刻,都因值班或者手术而缺席,未能在女儿的成长中有更多的陪伴,未能给予她强力的支持,内心十分愧疚;庆幸的是,女儿十分争气,在小升初的万人竞争中脱颖而出,很早就被录取了。

出路篇

做一个有温度的人

医者仁心,不单讲述着医生的高超神技,更在述说医者博爱的心,善于发现和学习的心。病人也可能成为改变医疗现状的良师益友,从而在他们身上获得启发。做一个博爱的人,前提是做一个有温度的人。

急诊科主治医师杨航医生研究生毕业便做了医生,已5年有余。他经历了从一名消化科医生到急诊科大夫的角色转换,实现了从一名普通内科医生到熟练掌握心肺复苏术、机械通气、深静脉穿刺置管等各种急救技能以及常见急危重症的处理的急诊业务骨干。

他印象最深的是抢救一位长时间呼吸心跳骤停的患者,该患者因与别人争执,回家后突然倒地,当时120送入我院抢救室的时候患者仍然没有自主心跳,经过不断的心肺复苏、气管插管,抗心律失常药物应用、反复电除颤,终于恢复自主心律。事后了解到,该患者发生心脏骤停时,刚好家属懂得心肺复苏术,才得以与我们完成生命接力。“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杨航说。

从此,杨航为了把救命的技术教给老百姓,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去社区及机关宣传急救知识,践行“救人是急诊医生的第二职责,教人救人才是急诊医生的第一职责”的急救理念。目前,杨航和科室同事一起完成培训50余场,受众达7000人。

10多年前,内科医师刘玺认识一位经常在血液透析中心定期透析的龙岗本地人黄叔,当时老人已76岁,没了老伴,儿子又常年在德国,长伴老人的是一位四川籍保姆。保姆非常尽责,把老人照顾得很好,生活、看病一手包办。

刘玺记得,老人最后一次住院是因为“肺部感染”,治疗1周后病情基本稳定,即将出院。其间,保姆在一个夜班找她,在询问黄叔病情之后,她透露自己老公摔断了腿,她必须回四川,但黄叔不同意,她只好私下找好了保姆。

尽管第二天早上查房时,刘玺发现了黄叔心情不佳,但并未多想,只想着:“这个保姆走了,换个保姆就好了嘛,”并没有进一步关心开导黄叔。但令人意外的是,在保姆走后的第二天晚上,黄叔就在病房去世了。

“黄叔把保姆当做了他最后的依靠,保姆走了,希望就没有了!”事后,刘玺自责不已。从那时起,刘玺在看病的同时也会注意安抚病人敏感的情绪。

“目前的医疗技术对很多疾病仍是无能无力,医生的态度其实也是一种药物,并且可能比药物的作用更大,希望自己更加有温度,温暖更多的患者!”刘玺感慨地说。

统筹:陈文才文、图:陈文才许露制版:柯晓明邹虹香刘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