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十部委发文攻坚尘肺病 中国第一大职业病怎样保障?

十部委发文攻坚尘肺病 中国第一大职业病怎样保障?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7-23 Tag:

导读

国家卫生健康委等10部门联合发文,提出2020年底尘肺病防治目标与脱贫攻坚任务同步完成。约600万尘肺病农民工中,依旧存在“数量巨大、处境悲惨、维权艰难、救助尴尬”的局面

资料图:一名工人在建筑工地搬运水泥。中国《职业病分类和目录》共收录10大类、132种职业病,尘肺病位居该目录首位,约占全部职业病报告病例总数的90%。而在尘肺病人中,农民工又占90%。据卫计部门的公开报告,尘肺病的死亡率高达22.04%,且发病率年增长幅度高达39%。图/视觉中国

文/财新记者丁捷实习记者刘力鑫

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石佛寺镇镇碾子坪村,44岁的村民何开宏,在20岁的儿子举行婚礼的前一天,永远闭上了双眼,死因为尘肺病三期。

2017年11月22日,婚礼的前一夜里,大山里的这户人家始终亮着灯。凌晨5点,何开宏身旁呼吸机里的水泡在剧烈翻滚。他喘着气说,“叫村医过来救救我,一定要撑到明天。”村医来了,但表示无能为力。弥留之际,何开宏紧拽着儿子的手,含泪病逝在家中。次日,“红白喜事”同办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村子,而“尘肺病”这一病名再次通过死亡的降临,被更多村民知晓。截至2016年1月,在何开宏所在的石佛寺镇,全镇共有109人被确诊为尘肺病。

何开宏的悲剧被“大爱清尘”团队在2019年7月所发布的《中国尘肺农民故事》记录下来,而他只是庞大农民工尘肺病患者的冰山一角。据“大爱清尘”不完全统计,在中国因缺少防护而导致罹患尘肺病的农民工多达600万之多。但显示在国家职业病报告系统里累计尘肺病患者不到100万。更多患者散落在中国各地不为人知的角落,等待死亡来临。

在“大爱清尘”发起人王克勤看来,600万仍大有低估的可能。“大爱清尘这些年来在全国各地的调研和探访中发现,各地方政府提供的尘肺病患者数字与实际数字的差距大概是10倍以上。”这也与这些农民工多数在作坊式小矿场打工,难以拿到企业出具的粉尘暴露证明,最终无法进行职业病诊断有关。

根据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的定义,“尘肺病”指由于在生产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并在肺内沉积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为主的全身性疾病,不可治愈且病情逐年加重。”

可防但不可治愈

尘肺病是如何产生的?根据中国疾病预防中心的《职业性尘肺病的表现与预防》定义,罹患尘肺病是由于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并在肺内潴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为主的全身性疾病,即粉尘是引起尘肺病的惟一病因。这一病理也注定了,中国尘肺病问题的重点解决方式在于事前预防保护,而不是事后救济。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大爱清尘基金发布的《中国尘肺病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只有5.9%尘肺病农民工的用工单位经常提供防护面具,绝大多数尘肺病工人的用工单位并没有提供给工人防护面具。此外,只有极少数人明确表示工作单位有向工人宣传粉尘的危害、有粉尘作业的安全规定和有检查工人是否戴面具,大多数工作单位都隐瞒或忽视了高粉尘对工人的危害。

这些都意味着,在预防尘肺病上,劳动者缺乏自我保护意识、企业缺乏责任意识且防护措施存在严重缺失。这也暴露出地方安监部门普遍对职业卫生重视不够,以及职业卫生技术服务机构对企业的检测流于形式等问题。

救助困境

数量庞大的的尘肺病农民工群体,在等待救命钱之时,发现维权举步维艰,这也导致后续救助存在困境。

“尘肺病本是工伤,是完全的企业责任,依法应该享受工伤的医疗和生活保障一系列的政策。但大部分尘肺病农民工很难获得职业病的诊断鉴定,所以没办法进入到工伤的序列,这也导致救助尴尬。”王克勤在会上说。

湖南省安化县清塘铺镇深受“尘肺”之痛。这个国家级贫困县,集中了300多家煤矿和非煤矿山企业,截至2013年,该县共有3000个尘肺病人。王克勤在会上回忆,他和团队曾对其中1200名患者进行问卷,结果让他感到非常惊讶——1200人中,初中生只有3个,更多尘肺病患者“大字不识”。“按照国家公布的数据,中国的农民工的平均文化是初中及以上文化程度。但尘肺病农民工群体,可以说是农民工中的农民工,非常低端。”